第8期 读睡会员诗人精选现代诗


依梅听雪、沛真、海记、东城、风信子(胡海)、透彻的心66、晴维、凉塔、涂之时、小河细水、素写、锅子、零爱、妮雅、萨卿、晓月清风、格命草、木棉歌若、吴磊、风信子、木蝴蝶、蓝冰、我心依然、麦子、华灵、弘毅

依梅听雪,原名郭淑梅,黑龙江伊春人。《江南文学》主编,《定远文学》签约诗人,读睡诗社会员,伊春市作家协会会员。

将所有遗憾 抛在身后 还有一些带不走的 记忆 只将有你的时光打包 码入胸腔 锁好

九月的温度正好 隔着玻璃的空气 似乎很清新 飞渡的叶子 凌驾于城市的上空 一只蜘蛛 在两座高楼的缝隙里 偷窥 落日的妩媚

牵牛花还没有够到阳光 梦想随着藤蔓 渐渐枯萎 蜗牛还在慢慢的爬 他以为 沿着来时的路 就可以爬回 春天

沛真,本名韩妤,读睡诗社会员。新疆大学外国语学院英语笔译硕士。热爱中西文化传播,立志让两种文字相向出发,在诗歌中相遇,在两种文化中绽放。

文/沛真带着一段距离 身披雾霾蓝的战袍 去赴一次和女诗人的约会 从此 迷恋上自己不为人知的单纯

坐下来 听一听,用音乐和声音酿造出的 这杯美酒 微醺时 解除身体所有的命令

邱海环,笔名海记,1962年出生,广东兴宁市人,,读睡诗社会员。长期从事零售业的管理工作,写诗仅仅是业余爱好。上世纪九十年代初,其作品曾在《佛山文艺》、《外来工》、《南叶》等报刊杂志上发表。

当我们的灵魂再也驾驭不了骨骼的变化 大眼瞪小眼的日子 注定是云淡天高 望断 一条又一条曾经沧桑的航线 在油盐柴米的今天 无言,无趣,冷暖 视线内更多的是二个有声有色的文字 我为我绕道 我为我鸟鸣 在绿水青山的大吉山赤脚前行 感觉过去 感觉现在 感觉内心深处的那一阵阵的生命之痛 悄无声息 又汹涌澎湃……

东城,姓名周加桂,1972年生,江苏盐城人,现生活于镇江市,初中文化,读睡诗社会员,热爱文字,犹爱古诗词。经营一家快修店店名东城汽修,取笔名东城。

海浪早已把 你我留下的两双脚印 冲刷的干干净净 海风早已把 你我在太阳伞下的誓言 带到了天涯海角 如今 孑身一人 静静 浅听 海的声音 无风的海是静寂的 似一面蓝色的镜子 边际接天 浑为一体 有风的海是狂躁的 巨涛骇浪噬虐着船舶 拍打着海岸 涛声依旧 却没有你的消息 岁月的变迁 不变的是那片湛蓝的海水 是那股海风的腥咸 改变的是我 还是你 始终忘不了那片海 也忘不了 曾经在海边遇到的那个你

胡海,笔名风信子,重庆人,现定居北京,读睡诗社会员。自幼喜爱文学,诗歌,书法,摄影,户外运动。年轻时候读过大量中外名著。不论是学生时代还是后来商海搏击。从来没有放弃过梦想。近几年创作的小作曾经编入选央视礼宾书《中国百年诗歌精选》《芙蓉国文汇》等书刊并多次入选全国文学大赛。不忘初心,方得始终。

豁然的心湖 飘来一叶红帆 近了 近了 顺着脉动而下 你始终 没有理会我的呼唤

晴维,宁波作协会员,读睡诗社会员,中国诗歌网认证诗人。作品发表于《诗歌报月刊》《金山》《幸福》、《宁波晚报》《宁波日报》等多家报刊。认为诗人应该有一颗善感而质朴的心,有对生命的满腔热爱,才可以在孤独的岁月保持纯真的自我。

等春暖花开时 心思变得桃红柳绿 我就会想你 等冰凉的手把冬捂暖 来摘除绝望的刺 快要绽放的春天向我表白 吐露一抹幽静的绿枝

你埋没在花草丛中 听得见泥土的声音, 也看得见坑坑洼洼的脚步 而我对炽热的鸟语 开始亲密地聆听 也许我正要去一个 可以收藏情怀的季节 最有可能是春季

等大雪飞离了家乡 我要为你们, 有着良心口碑的故亲 祭奠消逝的火种 和已经干枯的,古老的井 我要慢慢变回孩子 用年轻的香烛 去再一次纪念画像里的人物

凉塔,甘肃省定西市漳县人,读睡诗社会员。热爱文学,“徒涉岁月河流,光阴荏苒而不回”愿与诗歌的真,善,美结伴同行。

紫外线辜负眼睛与阳光 隔离想象与炎热不能自拔 只剩独行的荒凉月色愿意照亮 这平凡的世界与远方无垠相融

月下独酌一壶老酒 这平凡的开始与清醒无关 荒僻的阴山下麦子熟了 这平凡的丰收与满仓无关 踉踉跄跄的黑夜绝缘不惑 人到中年,始终无法摆脱坎离

起风了,大风凌乱了今生芳华 停下折旧的飞驰,同舟共济 不敢触碰太阳晒干的光芒 怕潋滟了今世——这平凡的世界

涂之时,笔名鱼在水里时,广东人,读睡诗社会员,喜欢用文字分行来记录生活,写下来就可以放心的忘记,把心放空,装更多的未来。任时光流逝,诗心永存。

别了,山清水秀的湖岭! 我真心地热爱着你! 可我现在将要离开你! 一想起你,我的心中就充满着悲戚. 回忆的烈火将我的眉头凝在一起! 我曾漫步在你鲜花盛开的山里, 也曾畅游在你流水潺潺的小溪, 听过松下瀑布战鼓般的巨响, 寻过倾泻在橄榄园中的阳光. 我不因自己的伤心而羞愧, 也不因我的满面泪水而脸红. 我告别的不是陌生的土地, 我也不为素不相识的人叹息, 这儿是我的家园, 我爱你的一草一木! 新的生活正朝我招手, 挚爱的人正在那边呼唤, 自私的人摒弃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一无返顾地朝那边奔去! 清晨动听的鸟鸣声离我越来越远, 那些亲切的熟悉的笑脸越来越少! 幸而我不是永远地离开, 我会抽空回来看看你。 瞧瞧这湖光山色的村庄, 听听大自然弹奏的美妙乐曲, 闻闻那带着泥土气息的花香! 大把大把的童年又从记忆深处窜出来, 嘴角不由得又向上翘了起来!

小河细水,典型的80后,广东阳春人,读睡诗社会员,初中文化,热爱文学,偶尔会文艺青年上身,因常年在外务工,总是有感而发,对生活的感悟、家乡的思念都是创作的灵感。

烟雨骑马 穿山过水 风提着刀将夜杀得冷冷清清 落单的眼神? 凝成一箭 射下孤独? 煮酒 思念滴落杯中 悄无声息

走马江湖 身不由己的忙碌 虚伪缠上乌烟瘴气的矛 刺不破脸皮铸就的盾 在车水马龙的街头拾荒 一把锈剑插在硬邦邦的心上 拨开流血 不拨又疼!

素写,线日,重庆大足区人。读睡诗社会员,忠实的读者。记忆会随着时间越来越模糊,只有文字会持久迷香。一粒沙里见世界,一朵花里见天国。

有些遗憾在未开口之季 来不及告诉于你 听说有个地方很美 把它放在阳光下谈论 我们用笔战斗了许久

听说梦想在那招手 把它放在心里温暖着 日子总是有些调皮 开始结尾在眨眼间 小小的书包蜕变成拉箱 彳亍着形色的包袱 翻脸总在话语之间 回神悔恨只剩一人

听说有个地方很美 我们讨论着朋友 还没去看看 你是否也和我一样 独自向往着 却永不会去

黑龙江陈子贵,笔名锅子,农民工,诗歌爱好者,读睡诗社会员。苦于生活的呆板单调,不甘平庸,努力超越自我。拿锄握镐的手竟也拿起纤纤细笔,在绿格子上编织瑰丽的梦。有作品发表在广播电台和网络平台上。

六月的雨来去无常 一把骨架单薄的伞 支撑凭空而降的情绪 踩一路泥泞 一些字和词膨胀着 拥挤在潮湿的心里躁动不安 沉默已久的雷 爆发贯穿长空的吼声 手持利刃的闪 划破云和雨的囚笼追寻光明 而我想做的就是 默默的把那些字和词涂上色彩 穿成一道亮丽的光环 待雨过天晴挂上天空 整个六月 都在为我的想法而激动

零爱,男,原名葛超超,98年生,现读睡诗社会员,偶尔写诗,有作品在《读睡诗选》《荒原》发表。处女作《听,夜》被收录于《读睡诗选之春暖花开》一书中。

父亲,每次想到您,我都会 想到您的手; 您用笨拙的大手, 哺育了一辈子的茧, 也没能育出一只蝴蝶, 倒是养大了不少疲惫, 在月光里逗它们, 您会先睡着——

父亲,咱屋后的小河, 不是很干净了,但我记得以前 一些干净的雨总会来做客, 您会带我去钓鱼—— 现在,河老了,里面的水像您浑浊的汗; 您说不想再去那条河了, 您还说,您在额头上挖了几条新河。

邓明霞,笔名妮雅,湖北人,读睡诗社会员,就职于沃尔玛。经历很简单,喜欢诗歌,诗歌是灵魂的润滑剂,把心灵深处最柔美的情怀用最唯美的文字描述,让灵魂接受洗礼和放逐,用感动的泪水洗涤尘俗的污浊,使枯萎的生命得以激越。

是一枚相思的红豆 把两颗易啐的心 紧紧的夹和在中间 让爱的激情 把红豆煮熟 加温后的沸腾 是爱情力量的成品

是一枚痴狂的种子 把你种植在灵魂深处 使你柔美高雅, 使你红颜妖娆 把枯竭的爱情 点燃激情的火花 为所有的人 绽放美丽的传说

一直以为 自己是个有追求的人 奈何 一直不够 有时 想爱的人爱不到 有时 想走的路走不了 有时 想拥有的得不到 有时…… 感叹岁过半百 仍然还在金字塔底下徘徊 摸索了那么久的路 仍然找不清路的方向 至于将来 究竟会向何方 会到何处 又会 变成什么样的人 全然不解 总是感慨 由生而来的这一路 原来 自己一直都是稀里糊涂 多少次 憧憬着的远方 究竟多远 又常常问自己 远方在哪里 扪心自问 真的要去吗 多年以后 才知道 这个问题 它很宽泛 像是一道发散思维的题 每个人的人生都是不一样 谁又能找到标准答案尼 如果答案千篇一律 像是一张密封卷 那么 人生要么是完美的 要么是单调的 然而 那些让我们纠结很久的答案 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揭晓 生活在于忙碌而不设限 生活从来不为难谁 它会让人看到 船到桥头自然直 也会让人看到 柳暗花明又一村 多少次的沮丧 之后 才明白 其实 生活就是 想想明天的美好 会心笑笑 然后 继续忙碌着

朱佳佳,笔名晓月清风,湖北黄冈人,读睡诗社会员。热爱生活,为爱而来,用诗词追求人生静好,世间纯良。

晓月为伴 清风为眠 窗外的狗 却不知这夜的寂寞 用无辜的声音将心撕成两半 一半有你 一半有我

无语的灯光 透漏着疲惫 将我的身子拉长 挂在墙上 变成了一抹魅影 幻化成风 飘出窗外 带着你曾珍爱的我 蜿蜒出一串疲惫的足迹 找寻着你 这匹 迷途的孤狼

格命草,自由职业者,读睡诗社创办人,《读睡诗选》主编,中国诗歌学会会员。大学修读新闻传媒专业,本科学历,文学学士学位。诗歌以感情真挚,风格随性见长,擅于从生活中捕捉情感,感悟人生,注重内在情感的表达,注重诗的真善美追求、诗的艺术创新、诗的精神愉悦,把写一辈子诗歌作为人生理想之一。将爱——听将爱致爱 文/格命草

有人冷嘲热讽 有人苦口婆心 只有你我相信 于流年中倒数爱情 浪漫的火焰 从你传向我 又从我飞向你 手握的地方 温度永恒

木棉歌若,浙江绍兴人,读睡诗社成员。以细腻灵动的笔触照见诗词,以饱满柔润的诗情写意人生。不求闻达,但求娴雅;与世无争,静然诸己。等你,在彼岸文/木棉歌若

夜空幽兰,繁星点点 月的晕色渐湮渐远 风儿把柳丝荡成秋千 围绕快乐的情人 就连飘飞的落叶都那么柔软

朦胧中,飞越沧海 悄然落于你窗前 一个优雅的转身 一个清澈的回眸 将我沦陷,情 镌刻在方寸之间

痴痴的眼眸 和风,穿心而过,弥漫回声 琴音一样的曼妙,合鸣 那一河的柔水 瘦成了浪花,泛起朵朵思念

梦之渡口,任风拂面 如蓝色的蝶,寻觅花间 心池的灯塔,忽隐忽现 一缕缕情感的火苗,燃烧,谱为诗行 相信,月缺的轮廓 便是月圆的再度重逢

吴磊,曾用笔名石到中年。湖北省黄冈市蕲春县人,六零后。湖南省岳阳市创业十年,不好不坏,刚够度日。湖南诗歌学会会员,读睡诗社会员。酷爱现代诗,深信用诗意的语言表达愁苦,思念和喜悦,生活的所有际遇都会充满色彩!愿白纸保佑黑字,愿黑字保佑诗歌,愿诗歌保佑人间!天总会亮文/吴磊我的那架钢琴 哑了 孤独地在地下室 落满灰尘 两排黑白琴键 我不敢触碰 弹奏出的那些旋律 会让我泪流

既然已经上路 家是回不去了 就这样走吧 不用回头 起码这条路 通向你身处的城市

转角的咖啡小馆 有熟悉的旋律 而手磨的巴西咖啡 竟然有你的气息 曾经温情的一隅 却再没有 你的影子

风信子,湖北恩施人,读睡诗社会员,热爱文字,崇尚艺术,期待以诗歌为伴,以笔墨为友,把生活和梦想写成诗与远方!

文/ 风信子热浪 滚过微雨轻溅的山峦 青春,热血 流年,过往 都在一场斑驳的烟火里 深深埋葬

一席长裙 终究 挡不住 一场惊世骇俗的烫伤 叹息 郁结成疤痕 夹在两片叶子之间 柔肠百转

车轮 疯狂的碾过我的心脏 载着我的信仰 抛向茫茫荒野 任那些 不食人间烟火的饿鸟 啃食 连同它们的舌头 一同吞下 不留一根骨头

王连坤,笔名木蝴蝶,读睡诗社会员,90后诗歌爱好者,热爱文字,崇尚自由,和所有以梦为马的诗人一样,追求朴素的生活和最遥远的梦想。

我的白马洁白如雪 鬓角结满九月的露水 把唯一洁白的水 赐给我唯一洁白的马

蓝冰,现居西安,医生,读睡诗社会员。爱写诗,想被大雨洗净灵魂,想在诗中亲吻滴水的铃兰。

能给五月留下什么 是否如同她所有的赠予 或者只是轻轻走过 像走过一场梦 然后彻底遗忘

可我们毕竟无数次远道而来 且有很多刻骨铭心 比如赛过一场大雨的哭泣 比如用青春的阳光嘲笑太阳 躲在月亮背后羞红的脸 远望花园胸前乱蹦乱跳的小鹿 为长大逃离六一去精心彩排人生 等待蝉鸣来临爱上黑夜和大地

最早碰见光亮的是我的深海 最晚入眠的深邃是我的矿山 把浓烈的色彩收进记忆的盒子 时间的灰烬在黑暗的思考里绘画 五月从来都不陌生

李锦洪,笔名我心依然,6O年后,湖北公安人,为师二十载,读睡诗社会员。现打工一族。远在异乡,闲来读读写写,难舍初心。一颗躁动的心,寻找诗的灵魂摆渡,有诗散见网络平台。

文/我心依然青葱的嘴唇 涂抹了粉红的胭脂 撑着小花伞 站在髙高的绣台上 风情万种

面前是钱塘江边的惊呼 如黑夜里飞蛾追逐光明 又如花海里蜂飞蝶舞 或是舞台下狂热的追星族

绣球如杨花轻轻飘落 急切的手抓去 却推向另一边 在惋惜与尖叫声沉默 时间消耗着时间 一个输光的赌徒终于放手

风装成君子潜入她的脖子 萼片粉红的的舌 吐动性感而诱惑的信子 深藏着毒药

王鹏飞,笔名: 麦子,九四年出生,甘肃庆阳人氏! 喜欢读书,酷爱诗歌,现为北京市写作学会会员,大唐文化艺术社主编,《长安诗刊》责任编辑,读睡诗社会员,渌水诗社会员,《江南作家》特约作家,凤凰诗社第二支社副社长等! 作品散见: 《中国小诗苑》、《中国诗歌报》、《中华超现实主义诗刊》、《大秦诗刊》、《江南作家》、关中文学网、中国诗歌网等! 诗观:主张“以情写诗”,诗歌是生活,生命,人民,立志为人民写诗!

华灵 原名梁成豪,男 汉族 1974年生,河南省南阳市卧龙区人。中国当代先锋诗人,新锐作家,读睡诗社会员,现为当地一名乡村医生。本君自幼酷爱文学,十二岁时即写下平生第一首诗,从十六岁起,陆续创作并发表了上千篇【首】各类文学作品,尤以诗歌居多。自网络媒体发达后,长期纵横于国内各大诗歌网站,深得众多读者朋友的青睐和好评。第一部诗集《情歌与哀歌》于2015年4月在河南中州古籍出版社顺利出版,并于当年6月摘得中国诗歌会在北京举办的第三届新诗人奖银奖,8月又斩获青岛第二届红高粱笔会铜奖。第二部诗集《美女蛇》也正在筹划出版中。另外,作者较有影响的作品还有长篇科幻爱情小说《天狼星之恋》和中篇小说《雄性的证明》等,已在各大文学网站公开发表。

我的眼神那样深沉 仿佛 夕阳在其中弄影 野风刮过几乎透明的耳廓 黄昏一片谧静我的脑海却在翻腾

一只青鸟轻灵地 从额前擦过 远远消失于银色浪波 一帘褐红色的幕布何时滑落 我兀自伫立原地万物却已溶入黑夜

张毅飞,笔名弘毅,祖籍陕西乾县,现居陕西西安。《现代诗歌文学社》签约诗人、《乾陵文苑》会员,读睡诗社会员,文学爱好者。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