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足球遇上说唱


  在世界杯84年的历史中,来自音乐领域的各个明星——从夏奇拉到已故的帕瓦罗蒂都试图为这一精彩赛事创作主题曲。当然,他们也取得了不同程度的成功。

  但是24年前,在90年意大利世界杯之前,英国的创意乐队新秩序乐队写出了最终的足球圣歌。

  为了完成这一难以达成的目标,他们必须打破一些规则——其中最著名的一条规则就是球员不能唱饶舌。

  “本来是不应该有那段饶舌的,”这名前英格兰边锋约翰·巴恩斯回忆道。他不仅是绿茵场上的明星,而且在新秩序乐团的单曲《World in motion》中也表现地让人印象深刻。《World in motion》这首歌是英格兰在90世界杯的队歌。

  “然而过了一会儿,在我们共饮了几杯红酒后,一个醉汉嚷道:‘我们为什么不能把那段饶舌放进去呢?巴恩斯告诉记者。

  《World in motion》不仅在音乐界大获成功,迄今为止,它不仅是该乐队唯一的金曲排行榜首位歌曲,它同样也重新界定了足球在英国的地位。那时,这项运动早已不是英国人的最爱,它因球迷骚乱及发生在布拉德福特,海瑟尔,希尔斯堡等球场的惨剧而被抹黑了十年。

  新秩序乐队,当今最具影响力的英国乐队及由75岁的伯特·米利契普(Bert Millichip)带领的英国足协在过去是不可能合作的。

  这支乐队由快乐小分队(Joy Division)的前成员组成,它的主唱伊恩·柯蒂斯在1980年死于自杀。

  在主唱伊恩·柯蒂斯去世后,皮特·胡克,史蒂芬·莫里斯和伯纳德·萨姆纳决定继续创作音乐,同时他们招募了新成员吉莉安·吉尔伯特,新秩序就这样诞生了。

  已故的托尼·威尔逊是乐队所在的唱片公司工厂唱片公司的老板。他策划了英国足协同这个以融合后朋克风格和电子舞曲而闻名的乐队的合作。

  “他直接说,我有一个好主意,你们为什么不做世界杯题材的音乐呢?’我们都觉得这是一个糟糕透顶的主意,因为所有的世界杯音乐都很大众而且差劲透了。”

  《World in Motion》,特别是它的歌词,“这并不是一首关于足球的歌曲。”

  莫里斯解释道:“当我们在创作它时,我们跟很多人讨论并问他们:‘你们怎么会觉得我们应该做一首关于足球的歌曲呢?’

  “他们所说的一切并不会使我们闷闷不乐,因为我们也没想过这是一首关于足球的歌曲。”

  在喜剧演员基斯·艾伦(英国流行歌手莉莉·艾伦和《权利的游戏》的演员阿尔菲·艾伦的父亲)的帮助下,他们找到了一个不可思议的解决办法。

  “我们认识基斯,”莫里斯说。基斯是一名在英国播放了近40年的访谈秀的主持人,也是伦敦富勒姆队的球迷。

  “他经常去丽园,”莫里斯接着说,并指出这个传奇的曼彻斯特俱乐部属于工厂唱片公司和新秩序的成员。

  这段饶舌将被载入英格兰足球的历史,但是新秩序乐队的首要之急是如何将球星变成兼职音乐家。

  “我们是玩摇滚乐的,”莫里斯说:“一定有一个大的冰箱能够容纳很多软饮料,很多香槟酒。”

  我们认为。“太好了,他们能喝好多瓶,他们扫光了所有的香槟。我不知道哪儿有多少瓶香槟,但我们永远也不会清点一下。”

  四名英格兰队的球员被打发来录这支歌曲,他们是巴恩斯,他的明星队友麦克马洪, 彼得·比尔兹利以及来自托特纳姆队的 保罗·加斯科因。

  比尔兹利,加斯科因和麦克马洪都带有浓重的北方英语口音,只有在牙买加出生的巴恩斯才能将这段饶舌唱的深入人心。

  “尽管有一个利物浦人,两个纽卡斯尔人,但是只有我一个人能搞定这段饶舌。”巴恩斯开玩笑说。

  这首歌的成功得益于英格兰队在那届世界杯中第二次冲进了半决赛——这是这支球队自24年前在自家门口赢得世界杯冠军以来最好的成绩。

  在淘汰赛阶段,在最后一击时赢得比利时以及在四分之一决赛时以落后的比分赢得喀麦隆在英国国内引发了一场热潮,人们对足球的热情以及爱国主义热潮又被重新激发起来,他们渴望重塑足球同这个国家的关系。

  英格兰对阵西德在点球大战上的失利伤透了英格兰人的心,与此同时,球队的法宝加斯科因在领到黄牌后泪水夺眶而出,因为这意味着他将不能参加总决赛。

  当加斯科因落泪的时候,上百万的英国人也同他一起落泪,但是擦干眼泪,英国人会回想起他们在国外踢得最棒的那场球赛。

  “三狮军团”的表现再次点燃了这个国家对足球的热爱,新秩序乐队和他们的歌曲也对重新界定这项运动在英格兰的形象发挥着功不可没的作用。

  1989年的希尔斯堡惨案致使96位球迷死亡,而四年前布拉德福德的山谷阅兵球场的一场大火则是56位球迷死亡的主要原因。

  1985的欧洲杯,在利物浦对阵尤文图斯的比赛中,布鲁塞尔的海瑟尔惨案导致了39人的死亡, 也使英格兰俱乐部被禁赛五年。

  “我不知道你是否同意所有的这一切都取决于《World in Motion》这首歌,但是我相信它真的为英国足球的转折做出了一些贡献。”

  “我觉得在转折点之前,英国足球略显稚气,但在这首歌到来之后,人们真的爱上了足球。”

  24年来,这首歌因为巴恩斯的说唱而让人们印象深刻,即使在1990年还未出生的英国球迷也会唱这段饶舌。

  但是这位50岁的球员却将荣誉献给新秩序乐队,这个乐队在英国舞曲盛行一时时赋予了音乐沉静且陈词滥调的风格。

  “每到世界杯来临时,人们都会谈论这首歌曲,这显示了这首歌是多么的具有代表性。”巴恩斯说:“我昨晚在沙滩上又唱了一遍,结果就风靡了整个Youtube。”

  “在1990年,我们引起了公众的注意,所以这首歌理所应当地位居榜首。如果我们在第一回合就出局了,也许这首歌就不会这么大热。”

  “这首歌真的很棒,我完成了它,也许我也从中获取了一些名誉,但是这真的只是由新秩序乐队创作的一首很棒的歌曲。”

Leave a reply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